<form id="pmiwm"><th id="pmiwm"><noscript id="pmiwm"></noscript></th></form>

<form id="pmiwm"></form>

  • <em id="pmiwm"><span id="pmiwm"><option id="pmiwm"></option></span></em>

        新聞資訊

        鋼鐵業穩步邁向中高端

        友發集團——上交所主板上市企業、連續16年位列中國企業500強    丨    2022.05.18    丨    1047

        回眸這10年中國鋼鐵業發展,“不變”與“變”值得關注。

        不變的是中國作為世界第一鋼鐵大國的穩固地位。自1996年鋼產量突破1億噸、躍居全球第一以來,我國已連續26年穩居全球鋼鐵生產和消費首位。去年,我國鋼產量達10.35億噸,占全球產量的53%。

        變的是產業結構、技術水平、生產效率、企業效益等不斷優化提升。特別是經歷去產能“刮骨療傷”,鋼鐵業告別粗放式發展的老路,逐步走上創新驅動、智能制造、綠色低碳的新路。以產品為例,從大型鋼結構支撐柱、高速動車組輪軸,到厚度僅0.015毫米的“手撕鋼”、加工精度比頭發絲還細的“筆尖鋼”,品種更多、性能更強、市場更廣。

  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考察鋼鐵企業,強調“產品和技術是企業安身立命之本”“加強新材料新技術研發,開發生產更多技術含量高、附加值高的新產品,增強市場競爭力”。

        這10年,中國鋼鐵業發生了哪些可喜的變化,未來又面對怎樣的機遇和挑戰?記者進行了采訪。

        實力躍上新臺階

        產業提質增效、產品水平更高、自主可控能力更強

        走進中國寶武太鋼不銹鋼精密帶鋼有限公司,一卷卷鋼帶經過軋制、拉矯、縱切、光亮等工序后,變為不同規格的高強度“鋼箔”。公司的拳頭產品“手撕鋼”從這里下線,進入航空航天、高端電子、新能源等領域。

        “2021年,‘手撕鋼’產銷量較2020年增長2倍,營業收入增長超30%,利潤增長近2倍。”公司經理王天翔報上喜訊。

        把“百煉鋼”做成“繞指柔”,難度不小,意義重大。過去國內企業生產不了,進口一噸要百萬元。太鋼研發出來后,價格立馬降了一半,供貨周期也從半年縮短至一個月,國內客戶需求得到更好滿足。太鋼技術中心主任南海告訴記者,目前,太鋼18個特殊鋼產品為國內首創,40多種產品成功替代進口,高端產品創效占85%以上。

        攻堅克難,勠力創新,黨的十八大以來,鋼鐵業在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和產品研發方面實現了重大突破,更好滿足了千行百業、千家萬戶的需求——

        制造液化天然氣(LNG)儲罐,離不開能承受零下165攝氏度低溫的鋼筋。為填補國內空白,中國寶武馬鋼集團自主研發出500兆帕級低溫鋼筋,讓我國LNG儲罐用上了國產鋼材。

        高鐵跑得又快又穩,離不開質量過硬的高速車輪。目前,馬鋼生產的“復興號”動車組D2高速車輪已通過60萬公里裝車考核,*長安全運用里程超過274萬公里。

        家電面板怎樣做到表面光亮、不留指紋?河鋼唐鋼在家電板鍍鋅工序中加裝黑色耐指紋膜,讓“考究”需求得到滿足。

        圓珠筆怎么能書寫流暢?歷時5年,太鋼探索出合適的微量元素配比,成功掌握貴重金屬合金均勻化等技術,研發出直徑2.3毫米的“筆尖鋼”。

        “目前,我國已經建立起全球產業鏈*完備、規模*大的鋼鐵工業體系,配備了世界上*先進的裝備、工藝和技術,能提供*豐富齊全的鋼鐵產品。”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黨委書記何文波說,黨的十八大以來,鋼鐵業現代化水平不斷提升。

        產業提質增效。目前,我國鋼鐵行業的投資效率、基建效率、運營效率、勞動效率均位居世界前列。國內鋼材價格低于國際市場,使下游行業得以享受物美價廉的工業原材料。

        產品水平更高。這10年,我國汽車用鋼、大型變壓器用電工鋼、高性能長輸管線用鋼、高速鋼軌、建筑橋梁用鋼等一批鋼鐵產品相繼進入國際第一梯隊,第三代高強度汽車鋼、高鋼級管線鋼等產品實現從“跟跑”向“領跑”的轉變。

        自主可控能力更強。22大類鋼鐵產品中,19類自給率達到100%,其他3類超過98.8%,保障了重大工程重點項目的實施。

        韌性得到新提升

       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讓鋼鐵業結構更優、效率更高、底盤更穩

        這是一份來之不易的成績單——2021年,中鋼協會員企業營業收入達到69308億元,同比增長32.7%,歷史*高;實現利潤總額3524億元,同比增長59.7%,創歷史紀錄。

        “去年上半年,鐵礦石、焦炭等的價格和供應出現波動,下半年,國內鋼鐵需求又大幅下降。在兩種不同形勢下經受住‘壓力測試’,體現了鋼鐵業的十足韌性。”何文波表示。

        既能以充沛產能支撐經濟運行,又能靈活應對市場變化,鋼鐵業韌性的提升,得益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持續推進。

        ——化解過剩產能、推進兼并重組,讓鋼鐵業結構更優。

        說起公司過去10年的變化,馬鋼集團經營財務部經理邢群力很熟悉:2012年、2015年,兩次全行業虧損,馬鋼也出現經營困難;2016年2月起,國家大力推進去產能,鋼鐵業迎來轉機,馬鋼當年扭虧為盈;2019年9月,行業兼并重組的大趨勢下,馬鋼并入寶武集團,主動融入專業化整合;2021年,馬鋼營業收入首超2000億元、利潤首超100億元。

        去產能,讓一度陷入虧損的鋼鐵業迎來轉機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我國累計壓減粗鋼產能超1.7億噸,出清超1.4億噸“地條鋼”,“僵尸企業”和落后產能應退盡退,市場環境有效改善,優勢產能充分發揮。

        產能利用率恢復至合理水平的同時,產業集中率也因企業兼并重組加快而持續提高:2016年12月,原寶鋼和武鋼聯合重組為中國寶武,后相繼重組馬鋼、太鋼,2020年鋼產量突破1億噸,成為全球*大鋼鐵企業;2021年10月,鞍鋼重組本鋼,成為國內第二大、世界第三大鋼鐵企業……到去年11月,行業排名前10位的企業鋼產量占全國的比重達40.4%,比2015年提高6.2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——推進兩化融合、智能制造,讓鋼鐵業效率更高。

        來到馬鋼特鋼公司優質合金鋼棒材車間,只見加熱爐、粗軋機、中軋機等生產設備有序運轉,焊標機器人、取樣機器人揮舞自如,一批批車用軸承、彈簧產品相繼下線。

        “軋鋼工序基本交由自動化控制系統,工人只負責遠程操控和現場維護。每班次只需6至7人,便可‘一鍵式’軋鋼。”馬鋼特鋼棒材分廠廠長丁敬說,自這條生產線投產以來,產量和效率逐年增加,產品質量也顯著提高。

        兩化融合,能提高生產效率,也能提升管理水平。在新天鋼集團,運營中心可實時監控生產現場的各項數據,集團每天對旗下6家工廠的綜合成本、燒結固耗、煉鋼燃料比等關鍵指標進行對比,促進各工廠降本增效。相比數字化改造前,集團的煉鐵、煉鋼工序成本分別降低了22%、26%。

        一鍵煉鋼、遠程運維、工業機器人……近年來,不少鋼鐵企業利用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等前沿技術,推動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場景融合應用,有效提高了生產效率和經營效益。寶武、沙鋼、南鋼等企業已經建立起“黑燈工廠”、智能車間,實現24小時無人化、少人化運轉。當前,冶金產業關鍵工序數控化率達到66%。

        ——完備產業體系、強大國內市場的支撐,讓鋼鐵業底盤更穩。

        去年,正在建設中的洛陽科技館在全國建筑領域第一個“吃螃蟹”:首次應用國產重型H型鋼。

        “以前,國內建設大型鋼結構建筑時,要么采用進口H型鋼產品,要么采用板材焊接方式,難度大、成本高。”馬鋼技術中心主任張建說,過去建筑設計師不太熟悉國內鋼鐵企業能提供什么產品,這兩年,馬鋼為拓展市場,主動與國內近百家建筑設計院加強溝通、密切合作,“‘牽手’清華大學建筑設計院,讓洛陽科技館用上了我們提供的優質鋼材,也讓馬鋼收獲了新增長點。”

        建筑、機械、家電、汽車、船舶、高鐵、自行車、摩托車、集裝箱、五金制品……豐富的應用場景、完備的產業體系為我國鋼鐵企業帶來了“近水樓臺先得月”的獨特優勢。

        一方面,為生產“加油”。經過多年發展,我國鋼鐵裝備水平躋身世界一流,焦化、燒結、煉鐵、煉鋼、連鑄、軋鋼等主要工序主體技術裝備基本可以自主研發,大型冶金設備國產化率達到95%以上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為需求“加碼”。“近年來,我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快速發展,使市場對高等級無取向硅鋼的需求呈爆發式增長態勢。2017年國內市場需求量僅6萬噸,今年預計將超38萬噸。”在南海看來,制造業轉型升級將為中高端鋼鐵產品帶來廣闊空間。

        發展迎來新局面

        未來要努力克服資源環境約束,實現高質量發展

        利用脫硫脫硝等130多項先進環保技術,實現生產單元煙氣全凈化和污染物高效處理;采用新一代處理技術,將鋼渣“吃干榨盡”;打造全封閉通廊和介質管道,*大限度減少焦炭、鐵礦粉等對環境的影響……2020年9月,河北鋼鐵唐鋼新區投產,所有排放指標設計比行業*嚴標準再降10%。

  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在相關監管要求和企業發展需求的共同推動下,鋼鐵企業普遍加大環保投入、應用先進節能減排技術,一批綠色花園式工廠、環境友好型工廠相繼誕生。截至2021年底,鋼鐵行業已有34家企業、約2.25億噸鋼產能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公示。

        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,與2012年相比,2021年,重點鋼鐵企業的平均噸鋼綜合能耗已由602.71千克標煤降至550.43千克標煤,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大幅縮小;噸鋼二氧化硫、煙粉塵的排放量降幅也分別達到了81.41%、63.44%。

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超低排放改造針對的主要是PM2.5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等污染物,而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,鋼鐵業仍要落實好新任務——降碳。

        “目前在我國所有工業行業中,鋼鐵行業的碳排放量僅次于火電行業。”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陳德榮認為,“雙碳”目標會推動鋼鐵行業發展模式發生根本性變革,這要求鋼鐵行業盡快研發推進新能源冶金技術。

        不少企業已行動起來:寶武、河鋼、建龍、酒鋼等企業在富氫碳循環高爐、氫基豎爐等前沿低碳技術上開展研發并取得明顯進展。據悉,國家發改委正會同有關部門研究制定鋼鐵行業碳達峰實施方案,進一步細化相關要求。

        前行路上,應對環境壓力之外,鋼鐵業還要破解另一項課題:打破資源約束,增強鐵素資源保障能力。

        當前,我國鐵素資源的來源主要有三塊:海外礦、國產礦和廢鋼。“要多措并舉,建立穩定可靠的多元化原料供應體系。”何文波給出建議:一是開辟綠色通道,加強國內鐵礦開發;二是加強國際合作,實現供給多元化;三是加快廢鋼循環利用、用好廢鋼資源。

        “用好廢鋼資源”,可以一舉兩得:既能在生產中減少鐵礦石消耗量,也有助于降低碳排放。與以鐵礦石為主要原料的高爐、轉爐流程不同,以廢鋼為主要原料的電爐流程污染物排放和碳排放強度較低,僅相當于前者的25%左右。有關部門已提出,力爭到2025年,電爐鋼產量占粗鋼總產量比例提升至15%以上。

        創新能力顯著增強,產業結構不斷優化,綠色低碳深入推進,資源保障大幅改善,供給質量持續提升……今年2月,工信部等部門發布《關于促進鋼鐵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了未來一段時期鋼鐵業發展的目標路徑。“新冠肺炎疫情沖擊、全球產業鏈重構的背景下,我國鋼鐵產業鏈相對完整、技術自主性比較強的優勢進一步凸顯。”何文波深信,未來,鋼鐵業將在高質量發展道路上行穩致遠,更好滿足發展所需。

        最新中文字幕Av专区_亚洲欧洲日产国码不打码网站_图库恢复_日本一本专区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日产国产在线,{转码词1老师让女班长脱了内裤视频,日本工口里番外番全彩无遮挡,国产男女乱婬真视频免费,天天射综合网